柒柒

我存在

想我自个
真想逃避现实呀

大家都醉了 哇啦哇啦地说话

有人对我说:去吧!双手往我背后一推,我就踉踉跄跄地来到你面前了,羞怯难当。还好你冲我笑,我才再向前踏了一步。你开心这个说法吗?

我想起来,在那以前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那样的窘境,我不停地送她折纸以追回一点她的怜悯心情,最后她收也不收了,拘谨地拒绝我,她给我发的那封所谓绝交信,让我坐在公交车里也流泪,觉得什么都是没颜色的,可她又不稀罕我的眼泪。前几年还在写她,想记住她的好。为个烂人我做了这么多蠢事,可又不能全情否认她的好,感情就吊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。

1

讲起来就。我当时远远地观望她,觉着我们没可能有话聊了。可后来她却能和我说上三两句话,又耐心又温柔。我实在不记得那时候发生什么事了,只是很消沉、很低落。居然还碰巧下了雨,我不打算撑伞。但她走到我旁边,分给我一半遮蔽,笑着和我说话。唉,人在那个时候就是很脆弱吧,我很小声地说谢谢,因为已经哭出来了,接着一句话也不敢说,悄悄地抖。

1

我认识他是在少年时候,那时候他就已经足够令人畏葸;他喜怒无常,而且爱憎分明。眼睛里面总怀着一股天真的杀气。

1

我回顾不了那些东西,我没有往后望的权利,那里什么都没有,我既单纯又肤浅,这束火光一样的生命只是刚刚烧到开头。

一个人的生平就好像一座不知根系的冰山,第一眼是出身,第二眼是年纪。第三眼什么也望不见了。如果他不回避你的眼神,那就继续向下望。将他当成一棵树来望:仰视树冠、折下树枝、捻起树叶,拥抱那枝或年轻或衰老的树干。看他痊愈不了的伤口里腥臭的过往。越往下挖越觉悲怆,他看起来好像清的一盆水,但其实你一点也不懂他。

1

可我有什么惊喜好期待呢?我老是哭,这时候总会想要碰碰你、抱抱你。你通常不解风情,盯着我的头发要抓咬。你怎么总不懂呢?是因为太黑的夜里面你有充裕的水和食物吗?再给你一把梳子吧。现在你肯舔舔我的脸了吗?

2
 
1 / 2

© 柒柒 | Powered by LOFTER